国际经济数据惨淡 市场却不以为然

信用市场

欧元区受打击更为严重,一季度GDP下跌15.2%(环比折年率,即季度环比下跌3.8%),创1995年有数据以来新低。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受冲击最大,GDP环比折年下跌18.8%—23.2%,四月份核心通胀跌0.1%录得0.9%。四月份综合PMI骤降至13.6,创历史新低,而另一领先指标——总体经济情绪——在四月份下跌27.2录得67,是2008—2009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值。总的来说,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了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为严重的经济危机。

欧洲方面,欧盟理事会修改GDP增速预期,从增长1.2%下调至下跌7.75%;理事会同时指出,由于欧元区各成员国之间的不均衡,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的经济预期远逊于德国。此外,理事会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加深了欧元区成员国之间的社会和政治分歧,这可能威胁整个欧盟的稳定。迄今欧元区各国还未就联合财政复苏资金达成一致。尽管欧洲央行迅速出台了货币救助措施,其独立性和权威性遭到了德国宪法法院的挑战。虽然欧洲法院(欧盟最高法院)已经在2018年的一项类似案件中裁决欧洲央行胜诉,但德国宪法法院仍然于上周判定欧洲央行未能正确施行政策的“适度性”原则,损害了德国的国家利益,并威胁如果欧洲央行未能在3个月内作出回应,法院将禁止德国政府参与新的量化宽松计划。这项判决出台在最糟糕的时点上,市场应声下跌,并对欧洲央行的合法性和有效性产生质疑。判决出台后,欧元下跌0.7%,意大利和德国的债券利差走阔20基点。尽管欧洲央行主席拉加德声称央行在出台政策时“未受阻挠”且只对欧盟理事会负责,这一僵局仍可能持续一段时间,并可能需要德国总理默克尔出面协调。

美国在三月底才进入封锁状态,但这足以使美国一季度GDP增速衰减4.8%(环比折年率,即季度环比衰减1.2%),逊于衰减4%的一致性预期,并终结了美国历史上最长的经济扩张周期。占GDP比重 70%的消费下降7.5%,创1980年来新低。四月的就业报告也描绘出了急迫的就业状况,失业率飙升至14.7%,为二战后最高;三月中至四月中,失业人数达到2050万人;而如果把“受雇用但由于某些原因不在岗”这部分人群计入失业人口,则实际失业率可能高达20%;由于找工作希望渺茫,有400万人表示不再寻找工作,因此不再被统计为劳动力人口(美国计算失业率的劳动力人口基数只包括那些愿意工作的人)。核心通胀小幅波动录得1.3%。受历史新低的新订单和就业数据影响,领先指标IHS Markit综合购买经理指数(PMI)跌至27,远低于50的荣枯线。

随着新增病例数逐步下降,美国和欧元区各国政府正考虑重新开放经济,但二季度经济数据可能更糟糕。美国方面,四月底至五月初失业保险申请人数预示着失业率可能已经接近20%。一季度仅仅封锁两周就足以将GDP环比折年率从前期的正2.1%拖入负4.8%,意味着二季度GDP可能下跌25%—30%(环比折年率)。目前政策应对及时有力,但尽管有2.7万亿美元的财政支持和美联储4.1万亿美元的货币政策支持,重新开放经济和复苏的效果仍依赖于对病毒的传播进行有效控制。目前美国仍然缺乏足够的检测能力以了解病毒在何处和如何传播,而从已经复工的州来看,这一因素降低了商家复工和居民消费的信心。从2008-2009年的次贷危机以来新创造的就业岗位在短短五周内就被一扫而空,公司和消费者需要时间修复他们的经济损失。经济可能需要数年才能恢复;财政和货币政策都需要提供更多支持。

过去两周,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显著陡峭,表明资本市场担心经济的恶化和长久期债券的供给冲击。尽管三月份以来美国债券净发行量已达1.46万亿美元,但由于2020年预期财政赤字将达到4万亿美元,市场预计财政部还需继续发行各期限国债;尽管如此,市场仍对10年、30年期国债超预期发行量,以及200亿美元20年期国债的发行感到意外——美国财政部从1986年起就没有再定期发行过20年期国债了。消息宣布后,一些投资者卖出长期债券,10年和2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行超过10个基点。但市场也许过度反应了,债券的大量供给可能成为常态,重要的是美联储为了控制长端利率处在低位,可能成为新发债券的最大买家。与此同时,一些固定收益市场投资者对短期经济愈发悲观而将仓位挪至短期国债,推动2年到5年期国债收益率至历史新低。利率期货市场上,交易员甚至下注美联储基金利率(美国央行的政策利率)将在2021年1月下调至负值。

经济现状

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现正以每天8万—10万的速度增长,预计本文见报时,全球确诊病例数和病亡数可能已分别达到400万和27.5万。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截至5月9日,美国报告130万例确诊病例和7.8万病亡病例;而西班牙、意大利、英国、法国和德国这欧洲五个最大经济体报告的确诊病例数分别在17万—22.3万范围。尽管新增病例数已过高峰并逐步下行,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十分严重,形势愈发严峻。

过去几周,最令人困惑的现象要数恶化的经济与金融快速反弹的背离,尤其是近期美国股市的狂热和超过5000亿美元企业债券的顺利发行。这些都可以归结于史无前例的政策干预。标普500的前瞻市盈率达到23倍,从历史上看股市估值偏高,但标普500的市盈率倒数与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利差(也被称为美联储估值模型)表明,在现金流折现模型下股票相对债券的价格处在低位,这又归功于国债空前的低利率。此外,美国股指上行主要由大型科技公司驱动,如果刨除这些科技巨头,美股表现与MSCI全球指数无异。对债券投资者而言,仅仅是美联储宣布购买企业债券就足以增强投资者信心并引发大体量企业债发行的重启。但这些政策举措带来的长期问题是金融市场愈发依赖货币政策,并对货币政策极为敏感。对美联储而言,这样的敏感性反而会掣肘自身政策的灵活性。

政策应对与展望


posted @ posted @ 20-05-11 09:10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新时代证券配资www.ablur.com.cn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8-2028 官方平台 版权所有